这里是黄周主场的一个杂货铺,店主热爱搜罗各种冰霜森林里的小玩意儿,冷cp星人欢迎来玩(ฅ>ω<*ฅ)
除了叶攻一切可逆,想食用拆逆的姑娘可走右边子lo~虽然他暂时还是空的【靠
 
 

【黄周】眠龙勿扰 章二点五【

※黄少怒而拔剑替小周报仇的2k!【喂 

※今天任务完成得好早啊!摸摸别的鱼去……写得超开心嘿嘿嘿!有妹子出现,但身份是神一般的助攻【捂脸 因为觉得剧情还是跟章二算一起比较好所以就,2.5吧~


另一边,这支懵然不知自己曾有多幸运地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赏金团正肆无忌惮地暴露着自己。他们狠狠踏下的脚步声中全是自负与急躁,似乎已经笃信这头所谓的古龙正如经过驯化的地龙一般软弱可欺,生命中最大的错误就是居然没有乖乖跪下让他们慈悲地砍下他的头,而是可恶地到处逃窜浪费力气。黄少天并没有走出多远,丝毫没有费心隐蔽自己,他漫不经心地按着剑站在这条岔路的必经出口,眯眼看着视野中几张魔法弓明亮的光芒渐渐清晰。

然而,就在这群人所依仗的光源即将先他们一步踏入死地的前一秒,这个团队内部却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摩擦。

“那头该死的龙呢?”有些沉不住气了,带头的人恶狠狠地抱怨了一句。

“你们把他跟丢了!”尖声指责着,被夹困在队伍中央,一直踉踉跄跄地勉强跟上步伐的一位女性终于借着这个由头爆发了。看样子是累得够呛,这位不太像赏金猎人的少女连矜持都顾不上地直接赖在了地上。“我付了那么多钱给你们,结果你们连一头受伤了的龙都抓不住,只知道到处乱跑!一群骗子,都还吹嘘自己有多厉害!”旁边迫不得已停下脚步的一众赏金猎人脸色都难看了起来,但居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示。

灵敏地听到了关键信息,黄少天略一琢磨,又仔细看了下那个满脸是汗的女性的样子,突然恍然大悟。靠,原来是她啊!在周泽楷的记忆中,倒是真有这样一张脸——在他灾难性的问路过程中,这位不就一直在旁边充当着一个满脸通红的背景么?但是毕竟那个时候,周泽楷作为一头龙,对于人类审美还完全一无所知,怎样想也不可能对着一个没有鳞片,龙翼,更没有优美的长颈和尾巴的小生物生出什么异样的好感呀。但是这个小生物似乎已经被周泽楷的人类形态迷得神魂颠倒,甚至不惜买凶抓龙……黄少天几乎都要咋舌了,在打量着这位胆子真够大的小姐的同时,他不可抑制地对他的龙的人类外形涌起了,强烈的,好奇心。衣着华丽,长得也不差,拿着珍贵的魔导弓但却连握法都错误,这位哪是什么赏金猎人,分明只是一个养尊处优,有钱又有闲的贵族少女罢了。

抱歉啦,虽然我还不知道他的人类样子,但这头龙——已经是我的了。不知道为何突然一阵窃喜,面对战斗一向戒备森严、冷酷无情的剑圣居然得意忘形地吹了个口哨。

“谁!”一声厉喝,毕竟是在无数次战斗中训练出来的赏金猎人,一个负责警戒的魔弓手抢先张弓搭箭,三支蕴藏着火元素的魔法箭矢带着尖啸破空而去。他很自信,这种箭支很是昂贵,但杀伤力很大,不仅射中目标后会爆炸,而且箭头层层锐利的倒刺可以让造成的伤害更可怖。况且,三支瞄准不同位置射出的箭矢几乎巧妙地封死了所有躲避的角度——这可是他引以为傲的绝技,连那头龙不都倒霉地吃了这个苦头么?想到冰箭在那头龙的翅膀上炸开的美妙场景,他不禁有些飘飘然。

龙算什么,不还是躲不过他的箭?

显然射中了,声音传来的地方激起了剧烈的爆炸。松了一口气,面对扑面而来的灼人热浪,魔弓手下意识转头躲了下,余光却瞥到了背后一抹骤起的幽蓝冷光。在愕然的下一秒,他感到腰侧不祥地一冷。

剧痛接踵而至。

“小,小心……”这是个刺客?还是难缠的盗贼?下意识开口警示的下一秒腿上就被毫不留情地补了一刀,因为出手而第一个倒霉的魔弓手顿时倒在地上,痛得眼前发黑说不出话,脑子里全都是混乱的问号。居然掌握了瞬间移动这种高阶法术,他们公会最近有惹到什么不能惹的人吗?不知道那把兵刃上附了什么法术,他只觉得伤口在缓慢而恐怖地持续向体内浸入寒气,所到之处疼得像刀割一样。他都要哭了,像这种阴冷的杀招,他们难道接过什么任务得罪了臭名昭著的盗贼集团?

尽管有预警,但敌人来得实在太快太猛,用于照明的魔法球被第一个砍碎,四周顿时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只有魔法弓顶端安置的魔晶石还在骄傲地闪着光。平时可资炫耀的光芒此时却成了可笑的靶子。惨叫声首先从这些靶子下方传出,在那抹催命般的幽蓝剑光极其华丽地绽放下,四面惨叫声开始此起彼伏。暂时没被轮到的人在这种无形的重压下终于心惊胆战地狂吼一声,开始盲目地用攻击试图自我保护。

只是……怎么自我保护着自我保护着……身上一点也不疼啊?而且那道魔鬼的剑光呢?首先有点觉得不对的一个剑士正想着,突然小臂上就一痛。原来这么狡猾!这人居然撤去了剑的光芒搞偷袭!!大惊失色,充满了后怕的剑士毫不犹豫地就着那个方向劈去。

“别打了……别打了!”颤抖得不成样子的女声突然越过了漆黑的战场,绷得像快要断裂的弓弦。一道柔和的白光突然亮起,似乎已经吓瘫在地上的贵族少女抖抖索索地高举起一枚徽章,上面加持的光明魔法不仅照亮了黑暗,其中平和,安详的力量也瞬间让他们冷静了下来。得以面面相觑的他们这才发现,那个杀神居然早就不在了,倒地呻吟痛呼的无一例外是魔弓手,伤得似乎还不是致命部位,而其他职业所受的任何伤害似乎都来自于同伴……剑士尴尬地发现他的剑还扎在他们队里术士的肩膀上,而可怜的随队牧师已经被术士炸得满脸黑……

“送,送我回去……我不要追那条龙了……”毫发无损但却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贵族小姐后怕地摸着脚踝,嘴角慢慢地下撇,下撇,终于大哭了起来。刚刚在黑暗中,那个可怕的杀手居然威胁她,那头龙属于他,她如果再胆敢伤害他,他就要砍断她的脚脖子,让她也尝尝受伤的滋味……

小气!小气!她嚎啕着,她又不知道这头龙有主人了,不就是追了下嘛!还失败了!那头龙从始至终就没理过她啊!小心眼!占有欲强的小心眼!

这些腹诽就不是正愉快地原路返回的黄少天所能知道的了。

 

 

与此同时,银龙很是高兴地伸头望了望洞穴外漫天的星辰,低头看了眼正在龙威下瑟瑟发抖的这一小队亡灵骑士。说起来也很巧,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这群死灵正不屈不挠地顺着黄少天的气味追了过来。巫妖所下的最强力的灵魂刻印在他眼中根本不算什么,银龙强大的灵魂力量立刻俘获了这些死物,轻松驱赶着他们带路顺利出了山洞。

自己真聪明。蹲坐着看天空的银龙想象了一下契约者的表扬,有些害羞,尾翼不自觉地摆动着,根本没发现亡灵们在看他抽碎了附近所有的大石头后抖得更厉害了。

 

 

TBC


11 Dec 2014
 
评论(23)
 
热度(31)
© 打不过就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