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黄周主场的一个杂货铺,店主热爱搜罗各种冰霜森林里的小玩意儿,冷cp星人欢迎来玩(ฅ>ω<*ฅ)
除了叶攻一切可逆,想食用拆逆的姑娘可走右边子lo~虽然他暂时还是空的【靠
 
 

叶邱 花吐病(上)

#花吐き病##叶邱#花吐病

(星火,烟花,章鱼烧)

#好吧我发现欠债太多的后果就是多线程同步进展的惨剧!!我不信日更2000都还不完债我先泪奔一会儿……
#警告,大量我流出没,谨慎食用


“我!回!来!了!”铿铿锵锵的呐喊声一鼓作气地从楼下一直拖到门口,得放三天大假归来的白胜先拖着行李就喜气洋洋地撞开了训练室大门,“队长队长,咱们真的要被采访啊——咦?”

被打断前正撑着桌面向一干人等交代着什么的闻理看着他扶了扶眼镜,习以为常地无视了他“眼镜怎么是你!!!”“队长呢???”“理我!!!”等夸张口型,收回目光慢条斯理地把腰斩的半截话说完,“所以这次队长就暂时不上了,现在可以先下去活动活动,半小时后开始采访。”

会议室里诡异的沉默被纷纷站起来的年轻队员们搅出波澜,他们一个个用R.I.P的目光对呆呆杵门口的白胜先进行亲切的扫射,然后带着莫名其妙的同情表情从他身边经过,顺便拍拍肩。人潮退去,水落石出,桌旁只剩下已经卷起上嘴唇,露出标准的即将进入说教模式表情的闻理和……哦,白胜先才迟钝地发现,他要找的人正戴着一个巨大的口罩坐在闻理手边。好极了,正副队长的一次小小的发言位置调换,很有趣。他家队长坐在高脚椅上怎么看着这么小,脚都能晃起来了吧,而且感冒了么,那口罩也实在大得太夸张了,除了眼睛全都被遮住了,嗯那双眼睛现在正默默盯着他——鞋底带进来的泥印。

……哎哟。

心虚地低头用脚尖蹭了下脚印,不待他队队长亲自起来把他扫地出门,白胜先借口先把行李放回宿舍扭身逃了出来。不过,当他蹬蹬蹬下楼的时候漫不经心地神游了片刻——刚刚在他的脚印里,是不是踩进了一朵白色的小花?

不过现在这天气……白胜先三步并作两步跳下最后两级台阶,看了眼匆匆跳到身后的窗户。外边正飘着小雪,地上已经全白了。

哪有花会开在现在这时候呀。



“——所以你说,队长是得了花吐病?”白胜先用手机捂着嘴,以“大家都知道这是个秘密”的音量撞了撞闻理的肩膀。邱非因为先前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白色的小花满到漏出指缝撒得遍地都是就直接呆卫生间懒得出来了,还干脆地摆手拒绝了他们叫医生的提议。“O度说这种病病因是暗恋……眼镜你说队长能暗恋谁啊,天天跟咱们呆一块训练,也没见跟谁煲电话粥轧马路呀!”

闻理正心神不宁地听着那边隐约又传来的一阵猛咳呢,被他问得一阵心烦意乱,“我又不是皮卡丘,怎么知道小智在想什么!”

回头就看到白胜先堪称惊恐的眼神。

“眼镜你刚刚……居然说出了皮卡丘三个字!画风好违和啊!”

“——我也是有童年的好吗!!”闻理愤慨了。

“说起来喔眼镜,我觉得你其实更像可达鸭,天天一副头疼的(小老头)样子……”

“小白。有胆子你就别边说边跑。站住看我不打死你。”



门外传来白胜先一如既往地嚣张敞亮的大笑声,尽管已经被层层门板与墙壁削弱模糊了几个度。起码这还没变。邱非这样想着,隐藏许久的秘密被猝不及防的吐花症暴露彻底的狼狈感莫名减缓了点。他关掉水龙头,把脸擦干,看了一会儿后才有些无奈地将落在洗脸台手机上的花朵拂进垃圾桶。那里面莹润完整的花朵挤挤挨挨地已经半满,把废纸之类的全遮盖了,像是趁早去高山上特地采回的一筐花,静静地散发着雪气般的芳香。

对这他没法责怪。就像喜欢,既不能具体化为技能的控制,又不是战斗格式的一抬手一投足,能够完全听他指挥的啊。如果能够控制……在空无一人的洗手间,嘉世队长瞪着顽强地亮着屏的手机,边不自知地露出难得一见的幼稚表情边想,如果能够控制,他干脆就把这感情绑上飞船照着黑洞卡刚图雅开足马力直飞,永远别回来了!

但是……没有如果呀。

认输地叹了口气,他拿过手机,赶在屏幕暗下去前快速地回了一个简短的“好的”,然后紧赶紧地锁了屏。

喉咙里又开始毛刺刺地痒起来,不服被忽视的花朵在顽强地试图破土而出。

太幼稚了。暗暗想着,邱非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让里面那个活物安静一点。

可惜效果不大。



“好的。”

刚买不久就被打入冷宫的手机满怀期待地震动了一下,给它的主人传达了它上任来第十七条短信。信息来自那个联络次数最多的号码!它试图将来信的邱非俩字显示成高亮。

“嘿……”果然如它所期待的那样,它的主人叼着烟朝屏幕看了眼,乐了一声后将烟狠吸了一口,然后利落碾熄,拿过它解锁。

不容易啊!大爷您也就这时候解锁我啊!!既然只接发短信你何苦要买我这游戏娱乐之心熊熊燃烧的智(死)能(宅)机啊!!我上山把我兄弟小灵通接下来给您服务好吗!!它泪流满面,然后卖力地亲力亲为,把屏幕调整成最适宜的亮度,生怕闪瞎了这位半个月摸次手机的主,以后深居冷宫,青灯古佛,孤独终老……

标记着1未读的短信图标被点开,一串挤挤挨挨的文字泡安静地在手指的滑动下舒展开来。

“这里说是说不清楚的,上场存盘还在?先跳到23'18”

-“前辈我给你打电话?”

“成”


“明天加油哈”

-“承前辈吉言”


“不错啊,能拿到这家采访还挺不容易,不过他们主持人喜欢下套,好好一个小姑娘问的问题活脱脱一个玩战术的”

-“谢谢前辈提醒,前辈是不是还记着上次被坑的事呢: )”

“哈哈,那都是多久前的访谈了”

-“四年了吧?”

“看来你们准备得还挺充分啊,这种远古资料都被你们挖掘出来了”
-“有前辈的前车之鉴,我们自然要警惕一些”

“哈哈哈,挺好挺好”


“今天晚上的H市烟火晚会”

“x湖,8点30,前排票两张,来不来?”

这其后等候许久的时间像是被紧靠着的信息压缩成了一秒。


-“好的。”


点来点去,划来划去,他若有所思地把玩着诚惶诚恐的智能机,愣是把屏锁了开开了锁,看了那条短信不知多少次,终于对自己的心思付之哈哈一笑。把手机往桌上一掷,叶修挺难得地看着一篮被陈果压迫着洗好晾干挂起来的衣服,思考出去穿什么,喉咙里却开始隐隐发痒起来。

……可别说是老魏昨天窗口开太大感冒了。心里也有些没底,叶修一边心说自己不会变得这么娇气了吧,难道真的是年纪大了一边偷偷往楼下看老板娘行踪,打算摸几片阿斯匹林吃吃。自从得知他有时会滥用这个止偏头痛后,那瓶药就毫不留情地被陈果没收了。但是还没走出房间,一阵猛咳就把他的行踪暴露了。

“谁咳嗽得这么厉害?”楼下隐隐约约地传来乔一帆有些担忧的声音。

“老大吧,只有老大在楼上。”包子的声音顿时高了几个八度,豪放的问话声哪怕陈果去对街买早点都能被喊回来:“老大你没事吧!”

果然。

“叶修你是不是又感冒了!”楼梯口传来陈果中气十足的大喝。

我说,老板娘,又是什么意思啊!不带这样胡编乱造谣言的啊!叶修有些痛苦地蒙住了脸,尽快把已经冲到喉咙口的咳嗽声憋回去。

“只是呛了一口!”不是那么有力的反驳,但却收到了满意的效果,叶修听着楼下嘟囔了一阵后恢复了寂静,刚松下口气,一松手,却有什么东西簌簌落下。定睛一看,饶是叶修也险些脱口而出一声“我靠。”

有三四朵紫色的花,正安静地躺在他面前的地板上。


TBC
09 Dec 2014
 
评论(9)
 
热度(79)
© 打不过就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