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黄周主场的一个杂货铺,店主热爱搜罗各种冰霜森林里的小玩意儿,冷cp星人欢迎来玩(ฅ>ω<*ฅ)
除了叶攻一切可逆,想食用拆逆的姑娘可走右边子lo~虽然他暂时还是空的【靠
 
 

【黄周】眠龙勿扰 章一 落难的……龙?

※连更第二天!虽然我已经开始后悔了但……no zuo no die啊!!还是好好努力比较现实_(:з」∠)_


死寂的三秒钟。

等黄少天真的意识到他在干什么的那一刻后,是完全被本能控制动弹不得的三秒钟——贸然地将自己完全暴露在可怕的龙息之下,这周边甚至连个可以缓冲躲藏的地方都没有,最初见到龙的狂喜略微消退,足以威胁到生命的恐怖感回填至危险的临界值。黄少天僵立当场,屏住呼吸死死盯住那片暗影,冷汗瞬间顺着脖颈流了下来。

但是——没有堪比禁咒威力的龙焰,他也没有被在一个照面之下就烧成灰。事实上,那团暗影根本没有任何大幅度的动静。难道……这条龙还在沉眠期?黄少天依旧没敢动作,但他转了转眼珠,做了一个如果他的导师在场绝对会暴起揍死他的决定。

随着快速而模糊的一声低喃,一个发散着柔和白光的光球骤然悬浮在他的手心,只是光芒很不稳定。光球术,这个通常只是教给小孩子们玩的低阶光明法术在此时却效果尤佳,黄少天见那边还是没有动静,胆子更大了,他试着控制方向,让它晃晃悠悠地脱离手掌,飞到高一点的地方去照亮他最想看清的方位,一点也不在意暴露了学魔法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导致的他可悲的掌控力。

尽管还是忽明忽暗,但现在的视野已经比刚刚好了太多,黄少天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又屏住了呼吸,近乎痴迷地看着那条龙一点点地完全展现在眼前。

最先进入视野的是龙微微半圈着的尾巴尖,不可思议的是,那点原本在黯淡的光线下平淡无奇的暗色接触到光线的那一刻,居然猛地折射出璀璨万分的银色,像是在万盏烛火中不设防地打开了一整箱珠宝,黄少天移开了下眼睛,不自觉地长出了一口气。

这是哪里搞错了吗!!书上的都是瞎编的吧!!这明明比珠宝耀眼多了啊!!有这样的鳞片还要守财奴一般地敛聚珠宝!!还要躺上边睡觉!!天天去溪水边看看自己就好了啊!!!龙真是难懂啊!!

他稳了稳心神,转回目光,让光球继续往上飘去,范围一下子扩大,整个洞穴顿时被奇妙的光映照得流光溢彩。

这可真……漂亮。

黄少天极少有失语的时候,当初他踏入神殿接受祝福后,出来依旧是像往日一样兴致勃勃喋喋不休,要不是他腰间多出来的那把剑,众人几乎就要以为神已经在此地彻底撤去神威了。但在这一刻,面对他从未想象过的情景,他张了张嘴,却深刻地体会了词穷的挫败感。

那线条流畅而狰狞的尾翼上有一直蔓延到脊背的倒刺,巨大的龙翼半拢着收在身体两侧,强健而拥有锐利爪子的前后肢在其笼罩下来的阴影中隐隐露出极富力量美感的轮廓。其巨大与有力——黄少天现在深信了,传说中的古龙“可以将一头狮鹫撕成两半”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如同火焰一般的黑色纹路沿着银白底色一路烧灼而上,此刻,这头其存在本身就是一件凝练而危险的武器的龙正把头半藏在翅膀下边沉睡着,仿佛是白银沉睡在燃烧的黑火之上。

像被这火焰灼烫了下,黄少天突然伸手拽下了他的领饰——这个小而朴素的玩意儿里藏有他的族徽,还有他的血。根据古老的典籍记载,如果他能将这个东西悄悄固定在这头龙的身上,并征服他,让他们的血融合,他就很有可能……完成那个已经失落百年的龙族盟约。

然后,他就可以如从小一直向往的那样,彻底地拥有一条龙,甚至,成为这片大陆上最后一名龙骑士……

这个念头实在太过诱人,黄少天抓住领饰的手松了紧紧了松,花了很久才平息了自己突如其来,并极其强烈的渴望心情。他必须要承认,这是个很烂的主意。正面挑衅自己一无所知的敌手是轻率的,尤其他现在身负重任,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节外生枝。直到确认自己恢复了冷静,他彻底松开了手,不在意地看着掌心被刺出来的血印,在离开之前最后有些贪恋地凝视了一眼这头浑然不知地沉睡着的龙。

然而,命运女神的纺锤总是纺出戏剧性的线。

就在他驱散了光元素,重新隐回黑暗中的时候,在洞穴里穿行的风却意外地送来了许多笨重的脚步声,与此一同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血腥气。龙像是被这些所刺激,顿时醒来,黑暗中突然亮起来了两盏银灯——那是如同冰冻着极地植物的龙瞳。奇怪的是,龙显得极其躁动不安,黄少天听到尾巴暴烈地抽击岩壁的声音,双翼鼓起的狂风骤起,立刻情知不好,向前一个滚扑,一道热浪逼人的龙息烈焰紧随而至,将他刚刚所在的那个地方烧成了焦土。

是因为进来的这群人?黄少天只有一刻来思考这个问题,下一秒他就陷入了分身乏术的境地——四面因为龙的折腾而正簌簌落下碎石,万一这地方塌了,龙是不在意这些小伤的,但对于人类简直可称是灭顶之灾了。他必须先得让这个没能成为他的龙的美人儿……安静下来。咬了咬牙,黄少天一剑劈开一块比较大的落石,直线切进龙的近身范围,在被惊慌失措的龙用一口龙息喷死之前,大胆地伸手在龙不知道哪个部位安抚了一下。

一瞬间,似乎一切都静止了。

好像有效。不过薄韧,有力……而凉滑。手感跟想象中不太一样,黄少天扭头看了眼,嘴角就开始抽抽。他的手正在大逆不道地摸着龙的翼膜。而……魏老大是怎么教他的来着……尾巴和翼膜,是龙的……敏感带。

看着缓慢地转头看他的龙有点变圆了的瞳孔,黄少天觉得自己真的是可以被龙炎喷死了,但下一秒,竟然有无数纷至沓来的陌生记忆开始涌入他的脑海。

我靠……不是吧……借着最后的清醒,他悚然张开了那只抚摸了龙的翼膜的手——那上边沾满了浓腥的血液。这头龙受伤了。

以及,那正是他握着领饰的那只手。

以渊远的血脉,族群的威名,以及契约者的荣耀为誓——

龙族契约,开始订立。

 

 

TBC


07 Dec 2014
 
评论(15)
 
热度(42)
© 打不过就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