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黄周主场的一个杂货铺,店主热爱搜罗各种冰霜森林里的小玩意儿,冷cp星人欢迎来玩(ฅ>ω<*ฅ)
除了叶攻一切可逆,想食用拆逆的姑娘可走右边子lo~虽然他暂时还是空的【靠
 
 

【黄周】眠龙勿扰 前章

※良心起尸……试试日更到考前【其实是真没脸看空荡荡的归档了……

※龙骑士paro,味儿总是跑偏的西幻,龙骑士黄少x小周龙,大纲已写好,希望、希望不要坑!【勇敢地握拳

※首章过渡


        黄少天是为了躲避,或者说,摆脱一个小队的亡灵骑士而进入这个幽深的洞穴的。

     “都只剩骨头架子了还非要出来乱跑,知道这里是哪儿吗知道吗!这里都敢踏足现在巫妖们也是越来越不敬神了。靠靠靠靠靠这是什么玩意儿都沾冰雨上了,还臭得天怒人怨天理不容,都是几百年没洗过澡了啊恶不恶心,有那么多时间都在一滴水都没有的冥界数沙子玩吗哈哈哈真是同情你们!不过既然都招惹到我头上了我也得尽待客之道不是,顺便替你们的冥界之王教教你们怎样敬畏两界盟约看剑看剑看剑哦不好意思忘记你们是看不见的——”无视了低等亡灵听不懂人类通用语的事实,黄少天自顾自的连篇废话在剑光纵横中被切割得支离破碎,最后一击,唯一幸存的骷髅骑士的头被干净利落地斩了下来,紧接着被一脚踢飞出了这个位于半山腰的洞口,在夕阳的逆光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

        满地七零八落的骨片还在试图拼凑成型,但想卷土重来得费不少时间了——这个小队的头都被踢下了山,想摸回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且不论,他所持的冰雨是被战神祝福过的神器,残留的神息的威压与执剑人极为华丽的剑技,几乎在这些已经没有任何人类情感的死物心中留下了恐惧的阴影。但巫妖所掌握的灵魂威慑还在,所以尽管畏惧于对手的强大,被操纵着的亡灵们依旧忠实地履行着纠缠黄少天的使命。知道没有圣光或龙炎是无法彻底消灭这些极其难缠的亡灵的,黄少天啐了一口,归剑入鞘,有点嫌弃地踢开脚边的骨头碎片,走到悬崖边上向下扫视。 

 

        这里是烈焰森林,位于荣耀大陆的最东端,传说龙谷的入口在这片极大的森林正中央。紧挨着森林边缘十分繁华的蓝雨中心,蓝溪城,就因为传说中有银龙镇守而被冠以“银龙之城”的美誉。而作为蓝雨年轻的副城主,黄少天在头十几年的胡搅蛮缠后终于悲伤地承认,传说什么的就是驴人的。尽管蓝溪城里到处都是银龙的刺绣旗帜,浮雕装饰,以及口耳相传的上古传说,但以他翻遍了蓝雨每一块地砖的尿性,怎么从来就没发现过有任何龙族沉眠的蛛丝马迹?可见是骗人的。

        不过,自小就为有朝一日能成为龙骑士而苦练剑术,请教礼仪,时刻准备着的预备役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烈焰森林。由于这片几乎占了东大陆一多半的森林实在太大,他只能在每次例行巡察森林边界及去往邻国需要穿越这里时碰碰运气。

        结果,没想到,龙谷依旧不见踪迹……亡灵可就来了啊。

        东大陆年轻的剑圣收回极目远望的视线,大叹了口气,片刻不停地转身走进身后狰狞大张着嘴的漆黑洞口。他能敏锐地感觉到,在那片正平静地泛着微澜的树海深处,似乎有什么邪恶的低语正在悄悄集结,等待着暗夜女神漆黑裙摆的再次垂临。

        亡灵的活动范围距蓝雨一点也不远了——他得把这个消息带给蓝雨。

 

 

        这已经不再是两界盟约固若金汤,一切生物都广受光明女神庇佑的黄金时代了。

        三百多年前的“末日之战”虽然成功将憎恶着一切活物的亡灵君主及其眷族赶回了永恒虚无与死寂的冥界,并强行订立了“两界盟约”,期望永久封闭冥界通往大陆的大门,但黑暗双生神居然倒戈亡灵君主,致使末日一战血落如雨,并最终造成了神族的沉眠。信仰之力溃散,魔法元素日益稀少,黑暗精灵渐渐退往地底,白精灵则远渡重洋,去往他们先祖迁徙的另一个大陆;曾经的大陆主宰,保持绝对中立的龙族退归了龙谷,龙骑士这一头衔迎来了终结的命运,这种消隐是如此彻底,甚至有人认为他们只存在于那些晦涩的古书中。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原本就不是那么依赖魔法的种族,人类,才日益繁盛了起来。

        参与订立契约的列位一定想不到,这份盟约仅仅过了几代,就经受着毁灭的考验。不知出于何等原因,冥界封印松动,很多死灵生物跑到了大陆上,这在光明教会式微的现在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而且情况正在愈演愈烈。不巧的是,面对冥狱大门,蓝雨或许将成为整个大陆的前锋——传说中,银龙之所以没有返回龙谷而选择沉眠于此,就是遵从了龙皇留下的,看守冥界大门的命令。

        好吧,黄少天心想,那堆快烂完的骨头架子已经出现了,战神光明女神大精灵王龙皇奥古斯都和冥界的死老头哟,他的龙应该也已经走在跟他进行命运的相逢的路上了吧!

        挂在他腰间,被战神祝福过的神器冰雨,在剑鞘里幽幽地闪过了一抹蓝光。

 

        这是蓝雨的风的气息。

        轻捷地在黑漆漆的洞穴中穿行的黄少天张开五指,让微弱的风从他指尖流淌而过。从先祖血脉中传承下来的对元素的感知力虽然微弱,但足以让他对周边环境了若指掌。

        风就是他的眼睛。

        岔路口,岔路口,无数个岔路口,整个洞穴就像迷宫一样错综复杂,但黄少天抉择明确果断,步伐沉稳,一刻不停。就像握着一条无形的线,他正在快速靠近山洞中心。

        就在这时他发现了异状。

     “怎么会有这么多火元素聚集……有一百个决心在此地殉身铭记大精灵王曾经辉煌历史的精灵老头在此聚居么。”喃喃自语着,黄少天慢下脚步。一路走来虽然时不时有火元素飘荡,但如果这山是个隐藏火山的话这是正常现象,他也没在意,但眼前火元素的浓度已经达到了他前所未见的程度,不但能映照出周围模糊的轮廓,其数量甚至已经超出感知。他悄无声息地握住了剑,无数微小的红光在触碰到他的刹那湮灭。

        能在魔法元素匮乏的大陆上吸引如此之多的元素聚集……一百个精灵什么的自然是玩笑,早在一百多年前他们就已经彻底在这块大陆上销声匿迹了,那还有什么生物的气息,能将整个山洞都变得灼热……

        步伐突兀地顿住了。握住剑柄的手无意识地松开,黄少天几乎是在黑暗中呆愣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走出了岔路。在他仰起头将那个模糊地占据了几乎所有的岩洞空间,仅看阴影就能感受到威严壮美的巨大暗影收入眼底的那一刹那,黑暗中,一股强劲而灼热的吐息迎面几乎燎着了他的头发。对于这再直面不过的危险,黄少天没有动,甚至没有眨眼——

        他看到了一条龙。

 

TBC

06 Dec 2014
 
评论(6)
 
热度(44)
© 打不过就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