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黄周主场的一个杂货铺,店主热爱搜罗各种冰霜森林里的小玩意儿,冷cp星人欢迎来玩(ฅ>ω<*ฅ)
除了叶攻一切可逆,想食用拆逆的姑娘可走右边子lo~虽然他暂时还是空的【靠
 
 

方邱 缴枪不杀

方锐大大生快!!

(大概是个龙族自由一日的设定,嘉世六人组团参战随机到方锐大大个人单刷,因为年级差,嘉世方损失人数一旦过半就算方锐大大胜,这是已经被坑掉俩人后终于成功把方锐大大围困前提!)


“前——辈——!缴枪不杀——!”少年清亮的嗓音通过扩音器在荒凉的平原上扩散……扩散……

回应他的只是黄土坡上荒凉的风声,呜呜地吹得很强劲,下一秒喊话的白胜先身形却是一个趔趄,一个暗搓搓藏在风轨里的气刃命中了他。

“又诓我呢!要我敢从土坡这儿露出半边脑袋你们早把我突突了!”鄙视的声音从方锐坚守的天然掩体后边传来,“小邱你对前辈不能如此残忍啊!”

“所以前辈你放弃抵抗就好了呀。”站在台前指挥包围的邱非眨了眨眼,理直气壮地回复。

“……放弃抵抗你同意善待俘虏吗!好吃好喝吗!”方锐似乎在考虑,语气有点松动,半边帽檐影影绰绰地在土坡上冒头。

邱非不动声色地对架着冲锋枪的闻理做了个手势。

“我同意。”他大声保证。

帽子彻底露出平面的那一刹那,闻理瞳孔一缩,扳机轻叩之下子弹尖啸而过,一团红雾在远处壮观地爆裂开来。

“我去!你同意的是我一露头就把我突突了的那句话吧!你跟叶修越来越像了你知道吗!!”随着痛心疾首的大叫,那个沾满了弹头装载的猩红弗雷亚麻醉剂的帽子被举起来像旗一样摇了摇,顶着它的明显是一根树枝之类的玩意儿。“谈崩了!我方战略撤退保存革命火种了!有本事你们过来把我挖出来!”用豪言壮语之姿行偷偷逃走之实,方锐喊了这话那边就彻底没了动静。

邱非有些可惜地摇了摇头,然后继续下了命令,“分个人迂回后边侦查。其他两人跟进,记住教训,注意陷阱。”远方的三个队员顿时动了起来,看起来像在平原上移动的三个小点。

“——怎么了?”这句话是转头问的闻理。

闻理猛摇头,赶紧扭头恨不得把眼睛贴在狙击镜上。

他家队长真是……越来越心脏了……不愧是他家队长!他敬仰地在心中握拳。

 

“注意利用掩体,不要被麻醉弹击中,我们不能再有一个减员。”邱非切换了内部通讯,“自由一日场地的这个地层是花岗岩,无法向下挖掘,他肯定就在原地。”

我勒个去队长你啥时候连这个都调查了啊!俩人无声地喊。

“报告……能看到有挖掘出来的土堆,背阴面坡体整体完整,刺木丛没有遭到破坏,是否可以推测是向下……?”

“也可能是利用刺木丛的遮蔽干了什么。”邱非有点头疼,其实从一开始看到对上的是方锐他就一直挺头疼的。且不论防不胜防的陷阱和抽冷子的偷袭,他对方锐利用的那个开场就坑掉了他两名队员的天然大坑印象深刻。

“从坡向阳面缩短距离,先不要靠近背阴处。”忖度之下,他选择了比较稳妥的方案。

与此同时,窝着身体紧贴洞壁,将双手贴在泥土上感受靠近的脚步震动的某人露出了得逞的笑脸。

十.

九.

八.

半透明的念气悄无声息地开始蓄积。

七.

六.

五.

“先等等。”邱非突然发话了,他不自觉地咬着手指思考了一下,果断更改了命令。

四.

三.

二.

一!

千念怒放!

方锐单掌贴墙,痛快地把蓄力已久的大招往预计好的方向送出。疯狂鼓动的念气径自突破了已经被挖得很薄的洞壁,夹杂着无数土块显得气势格外骇人,有惊讶的轻呼传来,然而这一击,不中!

“小鬼头!”方锐反应多快啊,匆匆一扫之下知道要糟,立刻缩回了曝光的掩体躲过了一发麻醉弹,鲜红的汽雾飘散开来。原来是包抄的那三人半路就切换了路径,从侧方直接上了土坡高处,这才没从正面被一锅端掉。

大声的交流从头顶传来,如果他们下来那胜负就真难说了,这地儿本来就小得没处藏身,亏得方锐悄悄地借着刺木丛的遮挡把土坡挖了个半空——电光火石间他突然想到一个绝妙的点子。

“选了这样一个位置来抓我,小心有来无回哦!”方锐大笑三声,麻利地爬起来紧靠墙壁。

“不好先下——”邱非听着那边的声音意识到哪里不对。

“吃我大招!”方锐意气风发地叫着,两发气刃一左一右没入了头顶的土层中,几秒后,土质原本就松软的土坡彻底垮塌了下去,恰好站在正头顶的一人像被鲨鱼拖下海面般利落地消失在了土坡上。

不过一人就够了。

“啊。”邱非看着记分牌上同步更新的方锐胜出的消息,说。

 

“不要气馁,多多努力。”被宣布可以先进入下一阶段的方锐入场前格外热情地关怀着后辈,被握着手一阵猛摇的邱非一脸正经地回摇着他,“我一定号召全队学习前辈精神和,嗯,战术。”

方锐隐隐觉得被嘲讽了,但是面对着后辈如此认真的眼神,他坚信自己一定是出现了幻听。他保持着慈爱的微笑和真诚的眼神说,“啊?”

“前辈的战术既无违荣耀规则,又尊重了竞技精神,十分值得我们借鉴学习。”邱非诚恳地赞美他。

“有前途!有前途!”有些飘飘然的方锐大大丝毫不吝啬赞赏意味地大力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昂首阔步地进入了下一阶段。

直到下个阶段进行到后期他才琢磨出来不对味儿——他上一轮的打法哪有什么战术?完全是在拼猥琐啊?!这话果然还是放的嘲讽吧?!

方锐后来想想,他可能就是在那一刻,真正对邱非起了点兴趣。

 

 

END


21 Nov 2014
 
评论(1)
 
热度(13)
© 打不过就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