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黄周主场的一个杂货铺,店主热爱搜罗各种冰霜森林里的小玩意儿,冷cp星人欢迎来玩(ฅ>ω<*ฅ)
除了叶攻一切可逆,想食用拆逆的姑娘可走右边子lo~虽然他暂时还是空的【靠
 
 

【黄周】食言不肥体质近距离观察报告(中)

※我就是拼死不想改上中下的章节名!!爆字大法好!!

※为了不让整篇文太过暴露我的恋爱脑并且苏一苏黄少加了一点打戏,结果就几百字卡了两天,还完全不如想象酷炫,我决定以后还是安定暴露自己的恋爱脑属性好了【…… 


黄少天最后还是拎着他未来的搭档开车回了家。一路上,妖兽像是松了口气,安稳地窝在他腿上睡得香,但黄少天他想到阳台上还晾着的因为之前小周爬进了衣柜而全部洗了一遍的衣服(粘在衣服上的毛比他一天下来说的字还多),还有小周清理各方趁他不在家来偷灵力食用的邪灵精魅时不慎毁坏的无数柜子桌子碗筷(现在他已经放弃了更换新柜子的计划,并且机智地改用了塑料碗),被卖萌冲昏的头脑冷静了一点,然后开始蹦着筋疼了起来。

 黄少天的心情很沉重。这是很罕见的。

 这货现在身长才几十公分打起架来就快把他家拆了,化形成人能用灵能武器后那得是个多大的杀胚啊……

 对!杀胚!自从第一次回家猝不及防地目睹了如台风过境般的战斗现场后,黄少天就心碎地在周泽楷平日羞涩软萌的形象上大大地打了个问号!尽管如此,有时他还是逃不过会被正中他红心的卖萌蒙蔽双眼,可耻地智商下线,出卖节操,做下错事……比如刚才他签下的承诺监护周泽楷到化形期的文书。

 黄少天心情沉重地走进了通往25层的电梯,心情沉重地以把周泽楷搭肩上的姿势艰难掏钥匙开了家门,心情沉重地把杀胚放沙发上他常睡的那头。再心情沉重地与成群的晾干衣物搏斗了一番最终成功把它们全堆到沙发上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把抄起已经偷偷躺倒在他一件衬衣上滚动蹭头舔爪子的妖兽,在沙发上踢出了一块空地坐下,严肃地双手捧住周·食言貘·杀胚·泽楷的头,将其固定成深情对视状。

 “来严肃点。说个事。别咧嘴。别试图舔我了你够不着的。哈哈哈真的够不着。咳咳咳严肃严肃。看我看我。你说我天天喂你吃那么多你肉都长哪儿了。简直是拖社会主义后腿。这也算了。你看看这沙发上无数的爪子印。墙上的桌面的椅子腿儿上甚至天花板上的爪子印我就不提了。还有咱刚换的柜子上又被你新杵的一排洞。你这样做有没有考虑过柜子的心情。好好一个柜子。飞来横祸。上次队长来都问是不是特意做的房间统一装饰了。也是马上要做人的人哦不兽了。既然要好好过日子咱就不能这样随便糟蹋房子不是。你好好反省吧。自己看着办。还咧嘴。还亲!别以为每次上来亲亲都能成功转移我注意力。我可是冷酷的剑圣。妖刀的名号知道吗。杀妖不眨眼。看这把冰雨。这就是放你们妖界能吓哭小孩的——靠靠靠小周快把剑柄吐出来你就不怕崩掉你牙吗!”通过把自己脑补成审判长成功进入棒读模式的黄少天终于破功了,一脸崩溃地把他那把澄澈如水的灵能武器从他一脸懵懂的未来搭档的嘴里拽出来。这把冰雨万妖辟易,也就周泽楷把他当磨牙棒了。

 所以他是脑子出了什么毛病要跟一个幼儿期的妖兽谈人生……黄少天看着剑柄上的口水,大彻大悟。

 妖兽周泽楷丝毫不知道他各种直白的示好举动已经让他被冤枉地盖上了幼儿期的邮戳,在确定自己还是被认可的之后就一直很高兴的他只是好奇地看着他的人类搭档突然抱头作万念俱灰状,就凑上去探头探脑地看。黄少天稳定了下自己的情绪,放下了手臂,清了清嗓子。

 “不许再乱吃东西了知道吗。”依旧是蛋疼的表情,黄少天拨拉着撞进他手心蹭来蹭去的妖兽的脑袋,边检查牙有没有被崩豁边絮絮叨叨,“我看你是忘记你把屋里酒瓶兰啃了一半差点没被直接遣返妖界重新学习常识的事了。看来除了我以外什么东西就不能往你嘴边塞。我也是醉了。别跟我嬉皮笑脸。一干坏事或者不知道怎么应对就傻笑是谁教你的。好吧。也别立刻就哭丧下来脸了好吗。……别用这个表情看着我。——卧槽你还是咧着嘴吧我不提这事了好不好我错了求你了你爱亲就亲吧亲得好么么哒。”

 黄少天坐在还堆着成山的刚收进来衣服的沙发上,环着怀里妖兽暖呼呼的身体,任由他在他脸上空前热情地亲来亲去,有点心累。不想说话。

 怎么一个早就预谋好的严肃且正式的妖兽教育活动到最后又变成这副德行了他到底还行不行了他究竟被什么控制住了脑子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好了好了差不多就行了啊在别人面前还知道不好意思怎么跟我一独处就画风突变了呢。”没想到对于这亲热活动周泽楷越来越乐在其中乐此不疲乐不思蜀,一反常态频频献吻,几分钟过去了,黄少天终于纳着闷,小心拎着妖兽柔软的后脖领子把他慢慢地从身上撕了下来,丝毫没有做下了秀恩爱这一罪恶行径的自觉。“坐好啊坐正!今天的亲亲额度已经快被你透支了不准再亲了。你自己倒是有没有好奇过你变成人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家伙啊?”他歪着头看着老实蹲在他膝头的妖兽思考了一下,不受控制地冒出来的接吻狂魔四个大字让他的胃绞痛在一瞬间。

 黄少天像赶苍蝇一般猛摇脑袋把那四个字赶出脑海,周泽楷倒是特别认真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好像他的头是一个大号逗猫棒。“总总总总之别的先不提,身高肯定是要比我矮的对吧?卧槽说起来你到时候可别是个会把吃进去的话全还给我的设定啊,你吃了多少你知道吗说出来估计能申请吉尼斯记录了都我倒是希望你话少点不然咱就得交扰乱治安费了他们上次居然还上门警告过……我……”说着说着,他卡壳了。

 妖兽好像根本没真的听他在唠叨啥,只是一门心思地专心凝视着他,这会儿正学着他的动作歪着头,瞳孔在柔和的灯光下圆圆地放大。黄少天这还是第一次如此仔细地看他未来的搭档,此时对着这样一双眼睛却是心下一跳。

 这是一双完全可以称得上漂亮的眼睛,连只欣赏刀锋剑光的黄少天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自带眼线的眼廓流畅圆润,瞳仁一圈圈晕开琥珀色的色泽,在灯光下也许是错觉,居然能看出点脉脉的味道。

 这要是化成人形的话……他默默地心驰神往了。

 ……卧槽!黄少天惊悚地发现自己的思绪居然已经极为积极地在想像搭档外貌的邪路上越跑越远,他强迫自己回忆了下那台风过境级别的战斗现场,试图用万一确立关系后的无数财产伤亡来保持理智,把持自己。

 可惜效果不大。

 等等,不会真的……

 ——完了。

 就在这时,一股刺骨的寒意陡然如冰水般自他脊椎直贯而下。正绝望地揉搓妖兽脸来泄愤的黄少天精神一肃,一秒反手握住了冰雨。原本乖顺地任凭揉圆搓扁的妖兽顶着乱蓬蓬的毛也警惕地直起了身子,贴耳屏息,瞳孔赫然变为了竖直。

 有妖物。

 一声女人可以媲美汽笛的尖叫声从窗外传来,如果从外部看就能很清楚地发现,一个几近实质的巨大阴影正飞快地攀附着楼层的封闭阳台向他们这层靠近。

 ……看来还显了原形。

 黄少天的神情严肃了起来。像这样敢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刺刺地以原形出现的妖物有两种,一种是刚刚化出实体还不能熟练掌握匿形的新手,另一种就是实力已经足够蔑视在人界必须匿形这一法则的难缠家伙。而从给他的感觉看……啧啧啧,来者更有可能属于后者啊。他对此倒是早有防备,冰雨随时放在手侧。妖兽化形期本体脆弱,但灵力正是最充盈的时候,会吸引到捕猎者不足为奇,更别提像周泽楷这样被鉴定为潜力最强的妖兽了。

 不过……他家小周,这次可是吸引到一条大鱼啊。嘴角翘起一丝冷笑,黄少天干脆利落地仗剑而起,妖兽在他起身的那一刻悄无声息地从他膝头跳到了衣服堆上,他踢开桌子大步走近阳台,冰雨澄澈的剑身开始隐隐浮上水波一般幽蓝的光。

 妖物来势很猛,25层楼的高度几次呼吸间被缩短为零,就在第一条界于有形与无形之间的触须卷曲着攀上阳台边缘的那一刻,一泼剑光暴起!

 拔刀斩!

 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起手式,却惊艳得像道拔地而起的闪电,同样看似无物的剑身狠而精准地将触须钉在了阳台上,剑上灵力翻涌,已经能看到原形的妖物巨大的身躯疯狂扭动着,口器翕张像在无声惨叫,四条触须像美杜莎怒张的头发般狂舞着破空扫来。

 上挑!三段斩!银光落刃!

 剑身因为过快的速度而带出一片幽蓝残影,映亮了黄少天此时眼中冷静到有些冷酷的光。机会,这是他眼中唯一看到的东西,而把握住它们,就是他唯一需要做到的事,妖物在每一剑下究竟做着怎样声势可怖的反击,都于他如无物。有些黏稠的无色液体开始凭空洒落,已经负伤的妖物显然没想到会碰上这么个不是善茬儿的监护人,硬扛过十几招后,全身一缩,下一秒除了支撑身体的两根腕足,七八条触须却是漫天铺地卷来,显然一副拼着个爆发也要拉黄少天两败俱伤的架势。

 “就这样?还完全不够看啊!”黄少天大笑着嘲弄了句,手上动作赫然又快了几分,一个大招幻影无形剑的首剑剑花已经舞了出来。然而——

 “嘭!”一道更加璀璨的金色弹道一闪而逝,效果却是极为显著——妖物的中心已经没了一半,黏稠的液体像下雨一般劈头盖脸浇了下来。像是被这一击彻底击垮了继续伺机偷袭的念头,妖物再也没有逡巡犹豫地拖着残躯迅速撤退了。

 “靠靠靠是谁在放冷枪也不看看位置我这被浇了个透心凉恶不恶心恶不恶心恶不恶心!”黄少天想都没想地转身嚷嚷,哪还有什么剑圣傲视群妖的霸气,手全忙着擦脸了,他眼睛还睁不开呢!

 说完他才意识到……好像哪里不对。

 刚刚那是——巴雷特狙击啊!

 “不……”耳边传来一个低低的,有些手足无措的声音,有个人靠近来,好像犹豫了下,然后极其小心地帮他擦干了脸。

 黄少天紧闭着眼。

 周泽楷化形了卧槽卧槽卧槽他化形了而且第一次见面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发型呵呵刚被妖物的血淋了满头满脸呵呵呵呵呵不对我靠这怪物就是他打爆的啊不对不对卧槽我这么在意形象干嘛啊???????

 管他的,先看看身高再说。

 黄少天猛地把头仰到鼻孔看人的角度,然后把眼睛眯了条缝。柔软的头发出现在视野里的角度让他觉得很不开心。

 靠。

 这货肯定摞着穿了三双鞋。

 他又猛地换到用发旋儿看人。

 靠。

 赤脚。

 ……赤脚?!

 “卧槽天这么冷怎么能连双拖鞋都不穿直接站瓷砖地上你说你——”黄少天一气愤,直接抬头张嘴数落了,结果看到那张脸的一瞬间中了僵直debuff。

 “……急。”像是认错般局促地拿着一直被黄少天妥(扔)善(在)保(衣)存(柜)的双枪低着头看他,黄少天他终于化形,并且化出了一张他见过最出色的脸的搭档觑了他片刻,犹豫着伸手指了指自己。

 “周泽楷。”

 然后手指又点了点他。

 “黄少天。”

 最后,他干出了一件他认为应该很有助于黄少天想起他的事。

 穿着他衬衣的周泽楷快速而轻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有些期待地看着他,

 “亲亲。”

 黄少天不行了。

 “血!”周泽楷急了。

 恭喜周泽楷同学成功拿到了本场黄少天的第一滴血——以友军的身份。

 

 

TBC




30 Oct 2014
 
评论(18)
 
热度(67)
© 打不过就跑 | Powered by LOFTER